郭北平先生 | 油画的东方精神—色彩肖像短训课

 时间:2018/3/1  阅读:119 


郭北平 西安八一学校 艺术顾问

       北平1949年出生于陕西。现为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副院长西安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油画大家。中国油画学会理事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黄土画派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等。作品连续入选第六届至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中国油画展并入选“中国艺术大展”、第九届中国艺术节等三十余次全国性重要展览。曾获全国性美术作品展奖项八次(一次金奖、两次优秀奖、五次铜奖)。


     郭北平的作品并不脱离具象艺术的范畴,迥异于当今流俗的时尚,直指人性。深入研究西方油画的传统,寻找具有中国精神的油画表达方式。


西安八一学校

郭北平色彩肖像训课招生详情

    西安八一学校是西安市教育局直属的中等美术学校,是中国西部一所纯粹培养与艺术相关,适宜当下社会需求的文艺人才摇篮,是西安美术学院的嫡系学校。

    西安八一学校致力于打造一所具有民族魂魄的文化艺术学府。

    建校之初,我们就确立了中国中等文化艺术教育最高水平的办学目标和定位,坚持以人才立校。就在西安美术学院和各高等艺术院校邀请德才兼备的老艺术家和优秀毕业生来校任教,汇聚了一大批优秀师资力量,在全国范围内招收和选拔最具文化艺术潜质的学生,以严格、系统的专业训练和全面的文化素质培养为教育特色,以培养优秀、合格的艺术院校后备人才为其根本任务和坚定追求,坚持关注社会、关注现实的教学传统,尊重文化艺术教育的规律,把握人才素质全面培养的规律。

    时值2018年春季,西安八一学校秉持师承之脉,以西安美术学院资深教授为核心的教学团队特举办该短训班,有幸邀请到西安美术学院资深油画家郭榆生、赵拓、张建群等纯粹油画艺术实践者,更有我国著名油画家郭北平先生的亲临现场示范教学。

    学业目标:在教学中我们将选择对西方传统油画艺术思维方式和表现语言相结合的学习方式,同时结合西安美院油画教学传统以及严谨的基础造型训练方式并着重把握油画基础造型语言的训练和油画创作相结合的能力。通过学习,使学员具备严谨的造型能力,拥有油画本体语言的运用能力,掌握传统油画写生技法,探讨中西方近现代油画的发展方向,为今后创作的发展创造有利的条件。在教学中注重人文理念与艺术修养的熏陶,把握中国传统艺术精神,借鉴当代艺术新观念,启发学员的创造性思维。

    该项目注重名家贴身示范,提升人文内涵,深化理论修养,旨在传承中国艺术精神,培养有潜力、有实力,同时勇于社会担当的未来油画名家。在探索,培养写实油画艺术的后继人才,促进中国油画艺术的繁荣与发展。

主办单位

西安八一学校-丹青美术高中教学部

课程内容

素描人物、油画人物,适时邀请知名艺术家开设专题讲座

课程特点

课程由郭北平老师主导,特邀请西安美术学院资深油画家郭榆生、赵拓、张建群等老师共同打造

报名条件

面向全国招收美术类专业的本科生或研究生,且热爱绘画、具备良好的写实绘画造型基础,从事绘画创作的专业人员

报名要求

1.报名截止日期:2018年3月31日

2.报名所需材料

①身份证复印件

②本人一寸近照2张

③本人详细地址和电话

人数、文凭

限招收45人,经考核合格,颁发由西安八一学校盖章、导师亲笔签名的优秀学员结业证书

课程地点

西安丹青易考美术学校(长安区南长安街455号地铁2号线韦曲南站D口向东200米)

开课时间

2018.04.05-2018.04.20(共计15天)

注:请前来报名者提前于4月4日至课程地点报到

联系方式

胡老师:15229361017      张老师:15829371170

郭北平先生-作品 


自序

郭北平/文

我是一个实践多于理论表述的人。我多年所坚持的写实绘画的灵性表现和经典意味,不是出于固执,而是喜爱。画布上法度精严的求索使我兴奋,宣纸上的渍化和文人笔意也使我兴奋,中、西之间我发现最多的是相通。我热衷于把满地的玑珠用一条红线贯穿起来,所以我的题材选择和画种的涉猎也显得过宽。至于“读图时代”写实绘画是否已经被“边缘化”,这与我无关。

比起那些炫目的个性样式,我的油画显得过于平实,我的多方位探索和风格演变,也始终没有离开过表现性写实的坐标。

画画多年,未曾大变,至今仍不欲大变,只忙了于津津有味地掘深井。至于打出来的是水、是油、是煤或是岩浆,因为乐在其中也无暇顾及。

 ➤ 女孩与猫    142cm×130cm    2007年


画乃心性文章,我不曾放弃任何一次感动的悉心回味和千百次膜拜。不管它是电影、戏剧、诗歌或者是油画、雕塑、中国画。既然能打动我的心,我就要敲骨吸髓,嚼蕊吐香,从中挖掘彼所能之精髓所在,这其中是听不得别人怎么说的。记得王肇民先生有一句话:“当你站在一幅前辈大师的作品面前的时候,首先要有勇气把它从天上拉回到地上,放在与你平等的位置上,然后再判断它的高下……”,实践证明,只有这样的人才有可能成为大师。

我十几岁时,少年轻狂,与小同伴肆意评说齐白石、黄宾虹,那是因为不懂;二十岁时批评《毛主席去安源》,险些酿成大祸,那是因为不识时务。回想起来倒也真诚得可爱。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积累,认识的水平也自然如登山一样,在不同的海拔会有完全不同的眼界和风光。

 ➤ 塔吉克歌谣    100cm×73cm    1996年


我的探索表达了我的感受和理解,感受西部、感受北方和中国,力排隔靴搔痒和扭捏作态,经得起咀嚼的深厚品格是我的一贯追求。我的作品从六届美展至今入选全国美展20余次,其中包括水粉及中国人物画展,获全国奖七次,有几幅作品选入“20世纪中国油画”的百年画展,百年画册及“大河上下、1975-2005中国优秀油画作品回顾展”等重要展事,作为西北画家的代表性地位也获得了普遍的认同。

除去研究生三年的南国生活,我的大部分创作时间是在西安。这里的传统肩蕴厚重,是十三朝古都,既是滋养也是包袱。这里的慢节奏造就了普遍的正统观,崇尚含蓄,较少对文化潮流的关注,也赶不了时髦,所以写实绘画在这里是一片好的土壤。

 ➤ 不尽黄河    162cm×130cm    2007年


按我的朋友们的说法,我是一个才情型画家。“得鱼忘签”是一种境界,但真正作起画来如何把“聪明”藏起来,也是一番功夫,所以我常常反复辗转于一幅画中。我也是一个杂家。和学生相处,颇受欢迎,东拉西扯间信息量大,有利于学生以后的发展。又常以心得作即兴示范,常被离校后的学生怀念。年羹尧说,“学不尊师,天诛地灭,误人子弟,男盗女娟”。我想,做一个好教师就是最大限度地给学生真东西,让学生在日后的成长中时时获益。

 ➤ 弘一大师    150cm×120cm    1996年


1999年我年五十岁,亢奋中连续完成三幅大画,一是《石鲁》(九届美展铜奖),二是《丹青无言》(三届油画展作品),接下来还得继续完成巨幅的历史画创作《林则徐视察澳门》。画画很辛苦,有时小恙,上午打吊针,下午接着画画。每日爬上爬下愈百,一次仰面摔下,静躺许久,各关节动过方知并无大碍,遂重新披挂上阵。画画人面对画画的挑战,兴奋而热忱,心智的享受使我至今难忘。

谈不上最满意的作品,我所珍爱的作品倒有那么几幅,象《两个花剑手》、《角落里的老人》、《冻土地》等,均系酝酿时间长,第一稿废,通过一段时间拿起来一气呵成的作品。

 ➤ 快乐时光    162cm×130cm    2006年


《两个花剑手》初始系为“全国体育美展”所作的一幅极为写意夸张的逸笔作品,不被接受,但我夫人却特别偏爱。后来我又在画面上继续加工,不料彻底迷失了方向,变成了一张废画,把有生命的东西破坏掉了,这可能是我最失败的一幅画了,夫人说我“变傻”了。遂决心重新画过,一年后在一幅小画布上完成,心境很放松,感觉到位,寄托了许多我对绘画的理想和匠心。

《角落里的老人》与《冻土地》是我比较喜欢的两幅作品。每作一幅画,总是想得很多很久,也会有很多语言上的设想,这两幅画均作过多次的变体尝试,有羊,有马和更为复杂的环境,雕凿使我非常懊丧,(原作已被学生拿走)。两年后,《角落》在心清气爽时一气呵成,基本上达到了我的《冻土地》则是在我参加第八届全国美展全省评选后,即将送画前夕完成的。有一种无压力无所求依然故我的放松状态。我的学生说,看我画那幅画时的全过程,“真是一种享受”。可见“澄怀”多么重要。

 ➤ 冻土地    162cm×130cm    1994年


我所崇拜的艺术家多是有冷隽思考的形式大家:克尔内留·巴巴、巴尔丢斯、弗洛伊德和法国雕塑家让·克洛,都给了我一种超越表述的生命体验,让我五体投地。我也舞文弄墨,白石老人、石鲁、石壶、于右任为我所偏爱。我画画涉猎面宽,油画、国画、色彩、雕刻、综合材料我看它们都是一回事。一日有学生拿一本水彩画集,我看完说了句粗话:“ xx的,没有一张好画”。夫人在旁顶了我一句:“你是否又想画张水彩以正视听?”,满座皆笑。其实,老婆最知我秉性。

 ➤ 病中石鲁    162cm×130cm    2008年


-END-



×
视频加载中...
×
×
西安市长安区南长安街455号韦曲南站D口向东200米路南